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 時事政治 > 時政熱點 > 生態 >

時政熱點:這一年,我們收獲希望

2019-12-30 11:07:02 | 來源:人民網

導語:中公時事政治頻道更新國內國際時事政治熱點,并提供時事政治熱點、時政模擬題、時事大事記及時事政治熱點匯總等。今天我們關注--時政熱點:這一年,我們收獲希望。

 

編者按:生態護林員、草原管護員、農村管水員……這些不同的稱呼,都來自同一個崗位——生態公益性崗位。

設立生態公益性崗位,是我國創新生態扶貧機制,讓看山、護林、保水的群眾得到穩定的工資性收入,實現生態建設與脫貧攻堅“雙贏”的有力措施。2018年6月,《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打贏脫貧攻堅戰三年行動的指導意見》提出,推進生態保護扶貧行動,到2020年在有勞動能力的貧困人口中新增選聘生態護林員、草管員崗位40萬個。

這一年來,各地通過設立生態公益性崗位,讓一些貧困群眾實現了依靠山水就業、在家門口脫貧;這一年來,在保護生態、履職盡責的同時,他們的生活也在悄然發生改變——通過他們的努力與付出,環境更美了、生活也越過越好。

甘肅民勤縣生態護林員甄世澤——

治好沙地,日子有奔頭

本報記者 付 文

12月20日,西風怒吼,冰天雪地。甄世澤踮起腳尖,小心翼翼走在沙窩里,生怕踩到已經干枯的小草。

這里,是甘肅民勤縣梭梭井國家沙化土地封禁保護區。今年初,甄世澤成為保護區6名生態護林員之一。

一眼望去,梭梭樹已蔚然成林,有的已長到2米多高。林蔭下,白刺、沙米等沙生植物各自占據一片天地,頑強生長。

甄世澤的管護范圍有3300畝,每10天要巡護一次。背上干糧、水,摩托車一蹬,一去就是一天。

“夏天沙漠太熱,最高溫能到40多度,早晨5點就得出門。”甄世澤說,勸阻放牧砍伐、取土采沙,修復圍欄、維護界樁,都是他的工作。保護區內沒有幾條像樣的道路,騎到哪是哪。“這些都不算啥!”甄世澤是個堅強的莊稼漢子,從來不怕吃苦。讓他難過的,是勸阻放牧時,鄉親不理解甚至憤怒的眼神。

不久前,一位村民趕著30多只羊偷偷進了保護區,被甄世澤攔下了。老漢振振有詞:“草又不是你家的,管個啥閑事嘛!羊的行情這么好,咋還攔著人掙錢哩?”甄世澤苦口婆心:“我是政府聘的護林員,拿了工資,就要盡責任嘞!羊把草啃了,來年沙塵暴又刮起來,你是把錢掙下了,可大家伙兒跟著你受罪呢!”

一番交鋒下來,老漢雖然吹胡子瞪眼,但也把羊喊了出去。“我干的是良心活!”甄世澤說,雖然沒人監督,但他每次巡護都十分賣力,“該去到的地方,一點兒也不能落下。”

咋這么上心?因為曾傷透了心!52歲的甄世澤是“喝西北風”長大的,“封禁保護前,環境一年比一年差。大風從過完年能刮到立夏,沙塵暴隔三差五就有。”有一年,麥苗剛露出頭,就被沙塵暴打得不見蹤影。“絕收!”甄世澤家所在的大壩鎮八一村,不少人受不了搬走了,但他一直忍了下來。禍不單行的是,父親、妻子和他自己先后罹患重病,甄世澤家陷入貧困,2013年成為建檔立卡貧困戶。

也就在那一年,民勤縣被確定為國家沙化土地封禁保護補助試點縣。當地陸續采取了固沙壓沙、建造圍欄、人工修復等措施,對梭梭井地區進行綜合治理。

同時,一場與貧窮抗爭的戰役也打響了。擔任生態護林員,縣里每年補貼甄世澤8000元。在扶貧干部幫助下,甄世澤申請到10萬元產業扶持貸款,“2015年蓋起了鋼架大棚,種沙蔥。”

甄世澤說,“干這活,往小了看,是有一份收入;往大了講,是在保護家園,我一定要站好這班崗!”

北京密云區新王莊村管水員崔金剛——

守好水源,致富有底氣

本報記者 賀 勇

12月22日,一場雪后,北京市密云區西田各莊鎮新王莊村村頭,崔金剛正蹲在雪地里,修理凍裂的水管,“冬天時不時有水管凍裂,得常出來看看”。

2018年,通過鎮里的公益性崗位招聘考試,崔金剛成了村里的管水員。

作為首都重要的飲用水源地和生態涵養區,近年來,密云區實施了嚴格的保水措施。

新王莊村是水庫移民村,全村136戶有一半是低收入農戶,多靠打零工為生。崔金剛原本靠著一膀子力氣和家里6畝田地維系一家四口的生活,不過,由于收入渠道不多,2016年,崔金剛家成了村里的低收入戶。

為破解保護與發展的矛盾,北京市出臺了《關于健全生態保護補償機制的實施意見》,設立生態公益性崗位。崔金剛的新工作就是這么來的。按規定,當了管水員后,他每月能領到1500元補貼。

能在家門口就業,崔金剛對這份工作很滿意,工作起來也很上心,每天不僅要負責水泵、灌溉控制閥門等設備日常運轉,還要開展水環境安全檢查。

過去,井房保溫效果差,冬天壓力表常被凍壞,導致變頻柜停止工作。為解決這個問題,崔金剛每天在家燒好熱水拎到井房,用毛巾蘸上熱水使壓力表化凍,保證變頻柜正常運轉。后來,他找到水務局協調,給壓力表做了個保溫罩,讓設備在冬天也能正常運行。

雖然忙,崔金剛的心情卻越來越輕松。當了管水員后,崔金剛有了一些積蓄,開始種植大棚西紅柿。現在,崔金剛家年收入有五六萬元,摘掉了低收入戶的帽子。

目前,密云區有600多名管水員實現了家門口就業。今年夏天,密云水庫蓄水量達到26.8億立方米,為本世紀以來最高水量。

江西南昌縣園藝場村環衛員易武平——

護好濕地,脫貧有指望

本報記者 戴林峰

大剪刀上下翻飛,枯枝葉應聲落地。不一會兒工夫,灌木被易武平修得平平整整。

這段環湖公路,位于江西省南昌縣青嵐湖畔,路旁種滿了香樟、桂花樹。易武平是附近幽蘭鎮園藝場村的環衛員,打理綠化帶是他的工作之一。

青嵐湖是江西的重要濕地。作為鄱陽湖流域組成部分,青嵐湖吸引了數十種候鳥在此越冬,也吸引了不少游客。好生態帶來高人氣,也給當地環境保護帶來壓力。“塑料袋、飲料瓶都得及時清,不然風刮到湖灘里,對候鳥影響就大嘍。”易武平說。

誰能想到,這位臉上總是掛著憨厚笑容的漢子,一年前還是滿臉愁容。由于患有哮喘等慢性病,他干不了重體力活,被認定為建檔立卡貧困戶。2018年7月,村里為他申請了環衛公益性崗位,每月工資500元。

三分栽、七分管,看似修修剪剪,可園藝到底是個技術活。剛開始,村里的農技員鄧克明隔三差五往易武平家跑。啥叫交叉枝、啥叫下垂枝、啥叫重疊枝,通風透光又該如何保持……鄧克明手把手教、一點點講,易武平慢慢找著了門道。不僅村里的景觀樹搞得有模有樣,自家還新栽種了200多棵水杉,苗木長成后,將是筆不小的收入。

過去老在山上放牛,易武平不愿跟人打招呼。如今,環湖公路上常有游客停車問路,易武平逢問必答,能耐心給游客講半天,話說得多了,人也開朗了。

聊起眼下的生活,易武平很滿意。今年,易武平的家庭收入從去年的9000余元升至近3萬元,手頭寬裕了不少,還在扶貧干部幫助下蓋起了二層小樓。

新的一年,易武平滿懷期待。明年,他想著在自家林地辟出一片采摘園,搭上村里生態旅游的順風車,讓青嵐湖的美看得見也嘗得到。

內蒙古陳巴爾虎旗草原管護員包文濤——

養好草原,增收有后勁

本報記者 吳 勇

冬天的內蒙古呼倫貝爾,寒風呼號。12月的一天,當包文濤輾轉了50公里,終于從呼和諾爾鎮哈日干圖嘎查一戶牧民家借到2只種公羊,并送到哈日諾爾嘎查的百日圖家時,他終于松了口氣。

原來,百日圖家留下過冬的都是基礎母畜,沒有種公羊配種,而這直接關系到他家明年的牧業生產和收入,把他急得團團轉。聽說此事的包文濤,幫他解了燃眉之急。其實,包文濤和百日圖非親非故,也不是嘎查的“干部”,他的身份是一名草原管護員。

包文濤今年27歲,2016年大學畢業回到家鄉,通過招考,成為呼倫貝爾市陳巴爾虎旗一名草原管護員。一入職,他就被分到50公里外的呼和諾爾鎮,和其他4名同事一起,負責8個嘎查、1個社區范圍內3760平方公里的草原管護。今年,正值旗里脫貧攻堅關鍵時期,除了日常工作,林草局還要求草原管護員要為貧困牧民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。

草原管護員是公益性崗位,內蒙古大多數地區都是聘請建檔立卡貧困戶為管護員,直接增加貧困人群的收入。在陳巴爾虎旗,當地政府還聘用了一部分大學生擔任管護員,幫助牧民更好地對草原實施管理。

監督檢查草畜平衡和禁牧執行情況,把草原載畜量控制在規定范圍內,是草原管護員十分重要的工作。包文濤說,這不僅關系草原的生態環境保護,也關系到牧民的生計,“草場是牧民賴以生存的根本,載畜量控制不好,草原承受不住,牧民就會因生態退化而返貧”。

呼和諾爾鎮有純牧業戶992戶,每逢夏季牲畜最多的季節,挨家挨戶“數羊”是包文濤的日常工作。夏季天亮得早,包文濤必須三四點起床,在牧民放牲畜前趕到牧民家。“把羊圈門打開一個小口,羊出圈時要一只一只數。”包文濤告訴記者,載畜量是發放草原生態補助獎勵資金最重要的依據,工作容不得馬虎。

在包文濤看來,辛苦倒是其次,就怕牧民“不理解”,“剛開展草原管護時,牧民們會認為在自家草場放牧,憑啥讓外人來管我,有抵觸情緒,很多牧民都不愿跟我多說話。”3年多下來,包文濤和許多牧民成了好朋友。包文濤能感覺到身邊的變化,通過他們的不斷努力,牧民的生態保護意識也在逐漸提高。包文濤說,“我越來越喜歡這份工作,看到草原生態好轉,牧民增收有后勁,我感到挺自豪。”

 

信息來源:http://society.people.com.cn/n1/2019/1230/c1008-31527539.html

原作者:人民日報記者

原標題:這一年,我們收獲希望

 

 

更多相關信息請訪問中公時事政治

[免責聲明]本文來源于網絡轉載,僅供學習交流使用,不構成商業目的。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如涉及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它問題,請在30日內與本網聯系,我們會馬上處理


(責任編輯:李茜)
熱門課程

熱門圖書

關注我們

掃碼關注中公教育微信
微信號:wwwoffcn

 
 
河南快3